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内忧外患挑战重重 皮查伊需要化身Alphabet“战时CEO”

内忧外患挑战重重 皮查伊需要化身Alphabet“战时CEO”

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

划重点

  1. 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因为事情不再有趣而选择卸任当前职务,现在桑达尔·皮查伊必须承担起更多职责。
  2. 随着公司权衡与员工之间日益加剧的内部紧张关系以及与监管机构之间的外部紧张关系,首席执行官的职责将要求皮查伊成为“战时CEO”。

新闻资讯讯 12月4日消息,据外媒报道,2011年,著名风险投资家、硅谷名人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曾写过关于“战时CEO”的著名博客文章,当时他预测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将从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手中接过公司“战时CEO”一职,并称:“这将是谷歌乃至整个高科技行业的一次深刻变革。”

然而,事实并非完全按照霍洛维茨的预测发展。佩奇确实接替了施密特的职务,但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不到五年后,他对整个公司进行了重组,将谷歌变成了一家更大的控股公司Alphabet的子公司。佩奇将工程师出身的经理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推上谷歌CEO的位置,让他负责搜索、安卓、YouTube、Chrome、硬件、云计算和谷歌所有其他核心业务。

佩奇成为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并退出聚光灯下,专注于意义深远的长期项目,如互联网气球和自动驾驶汽车,这些项目都被重组为独立的公司,甚至合并了名为“其他押注”的金融部门。他在财报电话会议和公开活动中露面的机会越来越少,甚至停止了接受媒体的采访。

美国当地时间周二,在Alphabet重组四年后,皮查伊不得不承担起更多的重担,因为佩奇及其创业伙伴、Alphabet总裁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宣布将辞去当前职务。皮查伊现在将成为整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而不仅仅是谷歌的主管。

皮查伊是个温文尔雅的领导者,他同时受到工程师和非技术工作者的尊重,这位前工程师拥有冷静、专业技术能力和魅力。他经常在各种团队活动中用灿烂的笑容给员工带来惊喜,很多人认为他就是团队中的一员。但被视为“团队中一员”的价值可能即将终结,因为谷歌面临的巨大变化可能会改变公司的整个进程。

与员工关系

在10月份的公司全体会议上,皮查伊第一次明确暗示情况已经改变。他在活动中表示:“我们真的在努力解决一些问题,比如透明度。”不久之后,该公司缩减了每周的全体员工会议,将其改为每月一次的活动。

那一刻是过去一年多来愈演愈烈的员工骚乱的顶峰。此前有媒体报导称,包括皮查伊在内的高管签署了向安卓联合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支付9000万美元巨额离职补偿的协议,尽管其性行为不当的指控被认为是可信的。与此同时,过去也有其他高管也享受了类似待遇。这引发了全公司范围的罢工,超过2万名员工从谷歌世界各地的办公室里走出来。谷歌还在公司内部发起了一场行动,抗议自那以来的每一项有问题的政策、政府合同和招聘。

今年夏天,在员工抗议谷歌使用监控工具分析无人机录像后,该公司放弃了与美国国防部的合作。10月份,谷歌退出了另一份价值100亿美元的国防部云计算合同的竞争,称该合同可能与其价值相冲突。在所有这些活动之后,谷歌关闭了其历史上“开放”的沟通渠道,例如禁止政治讨论,取消每周的TGIF会议,转而支持每月会议和单独的论坛。

据媒体报道,谷歌目前的员工信任度非常之低,许多谷歌员工现在正在调查自己的人力资源部门,指责领导人创造了一种工具来监视他们。皮查伊面临着成立工会的威胁,并面临着公司员工因涉嫌泄露机密信息而被解雇的诉讼,他们声称自己是因为试图组织罢工而遭到解雇。

政府监管压力

皮查伊还将不得不应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格的监管审查。在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领导下,谷歌在2011年成功抵御了FTC的调查,但几乎没有产生持久的影响。然而,今天的局势已经完全不同,因为美国两党政客越来越多地关注硅谷。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美国和外国反垄断监管机构越来越多地对谷歌进行审查,并在审查过程中提及了皮查伊的名字。美国司法部上个季度宣布,将对包括谷歌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展开广泛的反垄断审查,同时该机构也对谷歌发起单独的反垄断调查。一个潜在的司法部案件得到了近50名州总检察长的支持,使得这一挑战威胁倍增。

与此同时,在谷歌退出美国国防部Project Maven之后,Facebook董事会成员彼得·泰尔(Peter Thiel)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炮轰谷歌,特朗普总统和其他保守派领导人也开始质疑该公司对美国和军方的忠诚度。皮查伊不得不采取行动,立即与特朗普会面,试图平息事态。

多位2020年美国总统候选人也不甘寂寞,在民主党辩论中多次提到谷歌的名字,称其过于强大。如果预计领先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获得提名并赢得选举,谷歌将不得不与一位承诺将公司分拆的总统抗衡。

Alphabet的未来

虽然这家公司距离破产只有几周的时间,就像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重归苹果担任战时CEO时那样,但Alphabet面临着其历史上最大的直接商业挑战,即寻找下一步行动方向。

Alphabet正在为其核心数字广告业务放缓做准备,该业务仍占其收入的绝大部分比重。该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广告收入放缓,第三季度利润同比下降。

尽管进行了多次尝试和收购,但该公司始终难以从硬件产品线获得实质性收入。就受众而言,YouTube是个霸主,但该公司从未披露过它产生了多少收入,而且该视频平台因宣传误导性内容、支付过低的创作者薪酬等原因而不断受到审查。

谷歌也在云计算市场摸索多年,但其依然远远落后于微软和亚马逊。最近与连锁医院Ascension达成的云计算协议本应是一场胜利,但却变成了一场公关失败,外界质疑谷歌将如何使用和保护它在这个过程中收集的任何患者数据。即使在谷歌澄清它没有将任何患者信息用于特定目的后,怀疑仍在继续,导致国会提出更多问题。

同样的问题也在威胁着谷歌进行的收购。隐私组织和国会议员呼吁联邦监管机构对谷歌以20亿美元收购Fitbit的提议进行更多审查,该公司希望这笔交易能在2020年初完成。然而并购消息公开后,人们就开始丢弃他们的Fitbit设备。

在寻找实质性新业务的同时,该公司还推出了一些奇怪的新业务公告,这些公告与公司的利润关系不大,比如搜索算法更新和量子计算里程碑。

新老板的职责

皮查伊需要对公司目前的状况负有部分责任。在这段员工骚乱、政府审查和增长放缓的时期,他名义上一直负责谷歌的核心业务。但是,由于佩奇是他的老板,而布林作为公司的总裁却处于模糊的平行角色,皮查伊永远不可能对公司的所有方面承担全部责任,包括文化、战略等。现在,佩奇和布林已经将他们的创造完全托付给皮查伊,并将作为旁观者看着他做出一切必要的艰难决定,为谷歌的下一阶段定位。

至少应该是这样的。但现实可能会完全不同,正如微软在21世纪初发现的那样,当时比尔·盖茨将首席执行官的角色交给了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但他仍然是其最大股东。在接下来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盖茨依然仅仅控制着方向盘,特别是在Windows等关键产品方面。最终盖茨选择完全退出,但微软依然处于摆脱其无可动摇统治地位的努力之中。(新闻资讯审校/金鹿)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CC认证 » 内忧外患挑战重重 皮查伊需要化身Alphabet“战时CEO”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贝斯通检测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