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险峰旗云王世雨:生鲜电商还有机会,持续看好中国大消费赛道

险峰旗云王世雨:生鲜电商还有机会,持续看好中国大消费赛道

2019年的创投市场已经不像四五年前那么疯狂“烧钱”跑马圈地了,整体融资节奏变得平稳,风投也更关注和认可在增长的同时有健康的经济模型、具备自我造血能力的企业。

险峰旗云长期深耕大消费赛道,近几年尤为关注生鲜赛道,由于其周转速度快、损耗高、物流成本高、客单价低的独特性,市场极度分散。生鲜社区+线上团购模式可有效结合线上的高成长性、规模性与线下的精准人群、高留存率两方优势。这个市场方向仍有很大创业机会。

不管外部环境如何变化,王世雨始终认为,中国大消费赛道的机会长期存在,市场永远不缺机会,缺少的是创新。

Q1:今年寻找到互联网和消费投资标的压力变得更大了吗?

王世雨:我们持续看好中国大消费赛道。以往互联网线上和线下消费是割裂开的,互联网创业偏流量和平台,线下品牌没有被归为互联网赛道;而现在双方的界限正变得模糊,从线上成长起来的品牌也会开线下店;而线下成长起来的品牌也会做线上运营。

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消费力、人均收入都在成长,那么消费赛道的机会就长期存在。

我们一直在关注生鲜赛道,这也是过去两三年VC/PE比较关注的,生鲜是电商最后一块竞争之地。因为它的特殊性:快速周转、物流成本比较高、客单价低等等,所以之前传统的电商模式还没有能很好覆盖这个领域。

我们今年投了一家生鲜公司,它的模式是在社区周边开生鲜店,尝试了不同的店型之后确定了一个比较适合的店型,现在它把经济模型跑的比较好,成长速度也很快。

这类公司跟互联网公司不太一样,流量主要来自线下,虽然受地域的限制,但相对比较稳定,人群的精准度和留存率很好,这是线下的好处。线上的好处是成长性很好,怎么把两者结合起来?比如说做类似于私域流量的运营——线下做有限高频商品,线上SKU可以无限扩展,提升店内坪效和盈利能力,这样就会把看起来不太可规模化的传统生意,做到一个相对比较大的规模。

Q2:生鲜创业如何做到规模化?

王世雨:要看它有没有机会做到规模效应,比如说菜市场生意,很大一部分是被分散化的夫妻店解决,这些店的天然优势是很灵活、成本非常低、客群关系比较好;劣势在于供应链,单体店擅长的品类比较固定,很难做好多品类运营,经营经验上也跟不上。

如果是公司化运营团队,在一定区域内把密度打起来,供应链的优势可以直接传导到C端。十年以后还是有一些人会选择家门口的夫妻店,我相信二八原则,可能20%甚至更少的夫妻店长期存在,大量的店会慢慢被淘汰,这个跟一、二线城市社会商业成本不断上升也有关系。

举个简单的例子,名创优品可以简单理解成Mall生态里面的十元店,就像我们小时候街边经常能听到两元店、五元店的广播一样。这些店活的很好,生意也不错,因为高频次、低客单价,是一个线下流量聚合地;之后随着房租、运营成本等商业成本的上升而慢慢消失,但这些需求仍然是在的。当一二线城市人流量聚集到Mall,名创很好承接了这个需求,并且把店面形态升级了,不再用广播,同时客单价提升到十元、二十元——这是已经被无数次验证过的需求。

喜茶的成功也是跟线下Mall生态崛起有一定关系,年轻人的消费力是OK的。这里的机会一直存在而且是变动的过程,社会基础因子发生变化才导致新模式产生的可能性。互联网人其实比较擅长的是流量思维,我们在投消费也是用流量思维去看,刚才我举这些例子是说明线下的流量也在变迁,流量在哪里机会就在哪里。

Q3:生鲜是需要持续烧钱的行业吗?

王世雨:今年和去年有一个明显的区别——大家更在意你是不是赚钱,或者说经济模型是不是健康,这一点会越来越重要。在流量红利很大的年代,大家在乎的是跑马圈地,先把用户圈下来再说,现在大家会在意商业模型在增长的同时,是不是“摩擦力”很大,“摩擦力”的一个表现形式就是烧钱的速度。

我们投的连锁生鲜超市的经济模型是很不错的,不是纯靠烧钱去增长,它有一定的自我造血能力,这种项目在目前市场环境下更容易被认可,但融资没有以前那么生猛,会比较稳。

Q4:您觉得社交电商还有创业机会吗?

王世雨:社交电商是个很泛的概念,现在有很多种类和品牌,比如把代餐或者把营养粉在全渠道铺开,一年就做几十亿的生意;还有做平台的,比如云集。如果这时候创业公司再去在流量端做一些拼团、砍价,我认为机会比较渺茫。

我们投了一家社交电商平台洋葱海外仓,它把核心放在供应链上,因为全部是海淘产品,他们推荐货品具有一定独特性,就有足够的价值;但它在会员体系发展上一直比较克制,增长的比较稳,盈利性也不错。

社交电商还是会有一些机会,包括中国下沉市场的消费会被高频提到,我们今年还投了下沉市场一家做连锁渠道的公司。

Q5:做下沉市场优秀的创业公司是什么样?

王世雨:首先产品要有竞争力:用户追求的一定是物美价廉,而不是价优质次,这个可能不是一个需求,跟产品本身有关。

要有非常丰富的线下团队管理经验:据我所知中国县城有两千多,如果做下沉市场,比如开店,一个县城开一家店就是两千家店,这对公司管理能力有很大的挑战。

Q6:旗云现在有考虑在2B方向布局吗?

王世雨:我们有专注在软件/科技领域非常资深的团队成员,我们也会往2B方向布局,但不会马上把基金转成都看2B,看2B还是需要先建立自己的认知能力,这是团队基因方面的问题。另外从市场方面来讲,2C的存量市场还是最大的、最有潜力的。

在这个点上要有清晰的打法认知,有一些基金转向2B,团队配置也做了相应的调整,这样是对的;但如果只是因为觉得2C不好做而去做2B,就像一个人在某个公司干的不好要跳槽,通常情况结果不太好。

我经常劝诫一些年轻人:你如果想离开一个平台,一定是因为下一个平台更好,而不是现在的平台不好,这两个差别极大。

Q7:如何看待机构投后服务的平台化和单兵作战两种模式?

王世雨:这两种模式显然可以并存,VC的核心还是能不能投到好项目,如果投到好项目,更多投后服务就是锦上添花,反之投了不够好的项目,想靠投后服务给它扳回局面——我觉得是不可能的,我还是比较认同投资尤其是风险投资,在投资的瞬间就基本上决定了这个案子80-90%的命数。

Q9:目前B轮、C轮公司面临着进退两难的窘境,您怎么看?

王世雨:优胜劣汰是生物界的进化法则,商业也一样。有的公司走到C轮,方向遇到了问题,之前的业务模式没有被很好的验证,就没有机会翻盘吗?机会是永远有的,但真的取决于天时、地利和团队。

当然,确实很多公司没有机会再走下去,尤其在现在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资本环境下,B轮、C轮以后的公司融资反而会遇到更大的挑战;因为它离二级市场越来越近,二级市场估值不容乐观,一级市场估值到达很高的水平再往上走,将来在二级市场怎么退出是核心问题。

从逻辑上来讲,创业成功本身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不太可能看到所有B轮、C轮公司最都皆大欢喜,VC管理的基金如果想赚到非常好的回报倍数,不是靠十个很稳定的项目,而是靠一两个非常亮眼的项目,所以说VC永远追寻的是能够成长的头部公司。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代表嘉宾立场,并不代表华兴资本集团(“华兴资本”)之意见。华兴资本不担保文章之准确性或完整性,仅供阁下作参考用途。任何人士如因使用此文章内之材料而承受直接、间接或相关之损失,华兴资本不会对此等损失负上任何责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CC认证 » 险峰旗云王世雨:生鲜电商还有机会,持续看好中国大消费赛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贝斯通检测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