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扎克伯格放弃年度挑战:我要努力思考2030年世界和我会是什么样子

扎克伯格放弃年度挑战:我要努力思考2030年世界和我会是什么样子

划重点:

  1. 扎克伯格表示:“与其每一年接受新的挑战,我希望努力思考到2030年这个世界和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这样我就可以确保我专注于那些事情。”
  2. 扎克伯格表示,他预计政府将在未来十年出台更明确的互联网监管规则。
  3. 对于未来十年的科技发展,扎克伯格预测说,增强现实将在这十年最终爆发。

新闻资讯讯 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是一个特立独行的科技企业家,他过去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传统,就是每一年给自己确定了新的挑战目标,有些目标和Facebook公司业务有关系,有的则是涉及到他个人生活或职业。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据外媒最新消息,扎克伯格周四表示,他今年将放弃年度挑战,着眼于未来十年的长期发展。

据国外媒体报道,扎克伯格说,他计划开发一个新的私人社交平台、去中心化科技、人类代际问题和新形式的数字治理模式等,他也提到了增强现实科技在未来十年的发展前景。

此举将使他更加关注自己作为首席执行官的角色以及困扰Facebook公司的各种问题,而不是个人目标,如学习汉语普通话和每月读两本书。

他说:“与其每一年接受新的挑战,我希望努力思考到2030年这个世界和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这样我就可以确保我专注于那些事情。”

在过去三四年时间里,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形象暴跌,面临了严重舆论危机。以“英国剑桥分析公司事件”为标志,Facebook爆出了不计其数侵犯消费者个人隐私权的丑闻,被指为了网络广告收入丝毫不重视对用户隐私的保护,Facebook在全世界遭到了大量的政府监管机构调查,社交网络上掀起了卸载Facebook的运动,外界要求扎克伯格和Facebook二把手桑德博格引咎辞职,认为扎克伯格根本就没有能力来保护全世界20多亿用户的个人隐私。

然而对于外界的抨击,扎克伯格十分“顽强”,他没有辞去Facebook首席执行官的职务,也没有按照一些股东的呼声,任命一位更加独立的董事长,继续大权在握。

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开出50亿美元的隐私丑闻罚款之后,该公司在美国面临来自多个部门的反垄断调查,同时也面临欧盟等海外机构的调查。

对于过去Facebook出现的一些问题,扎克伯格归咎于政府监管机构没有明确的社交网络监管体系,比如哪些用户内容是违法、应该被删除,他呼吁政府能够在监管社交网络上扮演更积极的角色。

周四,扎克伯格表示,他预计政府将在未来十年出台更明确的互联网监管规则。

“像Facebook这样的平台必须在我们都珍视的社会价值观之间做出权衡——比如在言论自由和安全之间,或者在隐私保护和执法之间,或者在创建开放系统和锁定数据和访问权限之间,”他说。

“我认为私营公司不应该做出这么多触及基本社会价值观的重要决定。”扎克伯格如此表示。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扎克伯格计划资助年轻企业家和科学家,并为他们提供一个治疗、预防和管理疾病的平台。

他指出,虽然互联网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相互联系,但它也让人们渴望亲密。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一些最重要的社会基础设施将帮助我们重建各种小型社区,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亲密感,”他说。

Facebook旗下拥有四个活跃用户超过十亿人的社交网络,分别是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Messenger。面对外界要求分拆公司的呼声,扎克伯格采取了反制措施,即让三个移动聊天工具实现互联互通,共享底层架构,从而让它们更加难以被分拆。

在社交网络的发展方面,扎克伯格之前已经确定了Facebook的一个重大转型方向,即从Facebook传统上的社交信息公共广播(好友或者所有人都能看到),转型到WhatsApp、Messenger为代表的更加私密的移动聊天模式。Facebook目前已经开始在移动聊天工具上构建商业模式,这种私密的社交模式也将极大缓解Facebook在保护消费者隐私权方面的压力,该公司保留的用户数据规模也会减少。

为了构建基于移动聊天工具的商业模式,Facebook去年提出了天秤币计划,原定于2020年年中推出,但是这一项目在全世界引发了轩然大波,遭到几乎所有国家政府监管机构的反对。外界认为,Facebook想创造互联网上的“金融国中之国”,实现快速的消费支付或者相互转账,绕开目前各国政府对于金融交易的严格监管。

Facebook的天秤币被指将会威胁各国主权货币,这一计划是否有希望顺利展开,还是个未知数。

在扎克伯格所提到的本地化社区的建设方面,Facebook过去曾经推出了本地新闻服务,促进本人的信息发布、活动组织、本地社交等,但是本地新闻服务被认为缺乏足够内容。

增强现实

对于未来十年的科技发展,周四扎克伯格预测说,增强现实将在这十年最终爆发。

“2010年代的科技平台是手机,”扎克伯格周四表示。“虽然我预计手机在这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仍将是主要设备,但在2020年代的某个时候,我们将推出突破性的增强现实眼镜,这将重新定义我们与科技的关系。”

增强现实是一种让用户将数字对象放在现实世界之上的科技,这种现实影像和数字影像相结合的模式,给消费者带来了全新的体验。比如用户使用增强现实眼镜看到路边的某个餐馆,眼镜中可以展示这家餐馆的开闭店时间、用户评价、当天的优惠菜肴等。

如今,增强现实技术主要通过智能手机使用,但一些公司,如微软和Magic Leap,已经发布了完整的增强现实头盔。

美国媒体去年9月报道称,Facebook正在华盛顿州雷德蒙的实验室里研发代号为Orion的增强现实眼镜。该公司还希望与雷班的母公司Luxottica合作设计,目标是在2023年至2025年间推出该产品。

据外媒报道,Facebook还在开发一款语音助手,可以控制增强现实眼镜。

自2014年以20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先锋公司Oculus VR以来,Facebook一直在努力进军虚拟现实硬件业务。去年5月,Facebook发布了售价399美元的Oculus Rift增强现实游戏头盔。多年来,它已经发布了Oculus虚拟现实头盔的几个版本。

Facebook的收购交易在全世界引发了一场开发虚拟现实的热潮,索尼、HTC等公司也推出了虚拟现实头盔,不计其数的创业公司和风险投资机构涌入了虚拟现实市场。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虚拟现实市场未能够有效启动,导致许多创业公司倒闭退场。外界认为,硬件设备价格过高、存在眩晕等不理想的用户体验,另外缺乏重要的杀手级应用或者内容,是导致虚拟现实市场面临失败前景的重要原因。

在虚拟现实市场低迷的背景下,全世界对于增强现实的兴趣开始增加。若干年前,谷歌公司曾经开发了增强现实眼镜“谷歌眼镜”,但是因为侵犯隐私等批评最终未能够量产上市。

据国外媒体报道,除了Facebook之外,苹果公司也加入了增强现实的开发热潮。各种消息显示,苹果正在开发增强现实眼镜,产品有可能在今年或者明年对外发布。之前,苹果在智能手机推出了增强现实开发接口、鼓励第三方开发增强现实软件,但是这一应用功能未能够发扬光大,也没有如库克所愿、成为苹果手机的差异化卖点。

早期的增强现实产品因感觉不自然和唐突而受到批评,扎克伯格在周四的帖子中谈到了这一点。“尽管一些早期的设备看起来很笨重,但我认为这些将是迄今为止任何人建立的最人性化和社会化的科技平台,”他说。

当天,扎克伯格还指出了一些社会经济问题,他认为增强现实技术可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比如不断膨胀的住房成本和地理上的机会不平等。”他说增强现实技术可以让个人进行远程工作,随心所欲地生活。

“想象一下,如果你能住在你选择的任何地方,在任何地方找到任何工作,”他说。“如果我们实现我们正在开发的目标,到2030年,这将会更接近于变成现实。”

然而,增强现实技术是否会像虚拟现实,变成另外一个外界期待过高的“付不起的阿斗”,仍然需要打上巨大的问号。微软公司推出的增强现实头盔仅仅推出了开发者版本,并未向消费者销售产品,上述的Magic Leap公司头盔销量也比较平淡,过去甚至被批评利用视频特效进行舆论欺骗,骗取外部公司的投资。

以下为扎克伯格周四发布在Facebook的文章全文:

过去十年的每一年,我都会设定一个个人挑战。我的目标是在运营Facebook的日常工作之外,以新的方式成长。这些让我学会了汉语普通话,给家里的人工智能助手编写了代码,读了更多的书,跑了更多的路,学会了打猎和烹饪,并对公共演讲变得更加自如。

当我最初开始这些挑战时,我的生活几乎都是建立Facebook网站(当时它主要是一个网站)。现在我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习。

在Facebook,我们正在构建许多不同的应用软件和技术——从一个新的私隐社交平台到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我们正在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在Facebook之外,我现在是一个父亲,我喜欢花时间和家人在一起,从事慈善事业,并在这些年来我所从事的运动和爱好上有所进步。因此,虽然我很高兴在过去十年里我每年都参加挑战,但现在是时候做些不同的事情了。

未来这十年,我将着眼于更长远的目标。我没有年复一年的挑战,而是试着思考我希望2030年的世界和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这样我就可以确保我专注于那些事情。

到那时,如果一切顺利,我的女儿马科丝将会上高中,我们将会有技术去感受和另一个人真正在一起,不管他们在哪里,科学研究将会帮助治愈和预防足够多的疾病,使我们的平均寿命再延长2.5年。以下是一些我认为在未来十年将会很重要的事情:

新一代人带来的变化

当我创建Facebook的时候,我关心给人们一个发声平台的原因之一是我认为它会增强我这一代人的力量——我觉得他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但是没有被足够的人倾听。

事实证明,不仅仅是我这一代人感到被边缘化、需要更多的发言权,这些工具赋予了社会上许多不同群体权力。我很高兴更多的人有发言权,但这还没有带来我所希望的新一代人类在解决重要问题方面的变化。我认为这将在这十年发生。

今天,我们社会中的许多重要机构仍然没有做足够的工作来解决年轻一代面临的问题——从气候变化到失控的教育、住房和医疗费用。但随着千禧一代和更多年轻一代成员能够投票,我预计这种情况会开始迅速改变。

到这个十年结束时,我预计更多的机构将由千禧一代管理,更多的政策将被制定出来,以更长远的眼光来解决这些问题。

从许多方面来说,Facebook是一家考虑到这一代人问题的“千禧公司”。在“陈·扎克伯格计划”(代表扎克伯格夫妇)中,我们的重点是非常长远的项目,这将主要帮助我们的孩子一代,如投资于治疗、预防和管理我们孩子一生中的所有疾病,或使初等教育更加个性化以满足学生的需求。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们将更多地关注为年轻企业家、科学家和领导人提供一个平台来实现这些变革,并且为他们提供资金。

一个新的私隐社交平台

互联网给了我们与任何人、任何地方联系的超能力。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意味着我们的关系和机会不再局限于我们居住的地方。

我们现在是一个拥有数十亿人口的社区的一部分,这个社区充满了活力、文化和经济机遇。

但是成为这样一个大社区的一员会产生另外一个挑战,那就是我们渴望亲密感。

当我在一个小镇上长大时,很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和目标感。但是有数十亿人中很难找到你独特的角色。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一些最重要的社交基础设施将帮助我们重建各种小型社区,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亲密感。

这是我最感兴趣的创新领域之一。在未来5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的数字社会环境将会有很大的不同,重新强调私人互动,帮助我们建立生活中我们都需要的更小的社区。

去中心化的机会

在过去十年里,经济中发展最快的是科技行业。在未来十年,我预计科技将继续创造机会,但更多的是通过让经济的所有其他领域更好地利用科技,并以更快的速度增长。

我们最关注的领域是帮助小企业。在我们的服务中,超过1.4亿的小企业已经接触到客户——大部分是免费的。如今,这表现为企业家在Facebook、Instagram或WhatsApp上建立账户,然后或者免费与人们交流,或者购买广告,以更广泛地传播他们的信息。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们希望建立商业和支付工具,这样每个小企业都可以轻松获得以前只有大公司才有的技术。

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任何人都可以通过Instagram上的店面销售产品,通过移动聊天工具传递信息并支持他们的客户,或者通过WhatsApp以低成本、快速的方式把钱汇到另一个国家——这将大大有助于在世界各地创造更多机会。

归根结底,一个强大而稳定的经济来自广泛成功的人们,而实现这一点的最佳方式是让小企业能够有效地成为科技公司。

下一个计算平台

2010年代的技术平台是手机。在此之前,2000年代的平台是关于网络的,而1990年代则是个人电脑台式机。

每一个计算平台变得越来越普遍,我们可以更自然地与之互动。虽然我预计手机在未来这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仍将是我们的主要设备,但在2020年的某个时候,我们将获得突破性的增强现实眼镜,这将重新定义我们与科技的关系。

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是关于传递一种存在感——一种你和另一个人在一起或者在另一个地方的感觉。下一个计算平台将帮助我们更好地与他人相处,并帮助这项技术发扬光大,而不是(像过去的设备)让我们远离周围的人。尽管一些早期的设备看起来很笨重,但我认为这些将是迄今为止任何人建立的最人性化和社会化的技术平台。

在任何地方“现身”的能力也将帮助我们解决当今一些最大的社会问题——比如不断膨胀的住房成本和地理上的机会不平等。

今天,许多人觉得他们必须搬到城市,因为那里是工作的地方。但是许多城市没有足够的住房,所以住房价格飙升,而生活质量却在下降。

想象一下,如果你能住在你选择的任何地方,在任何地方找到任何工作。如果我们实现我们正在建设的目标,到2030年,这将更加接近现实。

新的治理形式

下一个十年的一个大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管理互联网所带来的大型新数字社区?

像Facebook这样的平台必须在我们都珍视的社会价值观之间做出权衡——比如在自由表达和安全之间,或者在隐私和执法之间,或者在创建开放系统和锁定数据和访问之间。

很少有明确的“正确”答案,而且在许多情况下,以社区认为合法的方式做出决策也同样重要。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私营公司不应该做出这么多触及基本价值观的重要决定。

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是通过监管。只要我们的政府被视为合法,通过民主程序建立的规则就能比仅由公司定义的规则增加更多的合法性和信任。我相信政府在许多领域建立更清晰的规则会有所帮助,包括选举、有害内容、隐私和数据可移植性。我呼吁在这些领域制定新的法规,我希望在未来十年,我们能为互联网制定更清晰的规则。

另一个或许更好的解决方法是为社区建立新的自我管理方式。独立治理的一个例子是我们正在创建的社交网络监督委员会。很快你就可以向一个独立的委员会上诉你不同意的内容决定,该委员会将对是否允许某些事情做出最终决定。这十年,我希望利用我的职位建立更多的社区治理和类似的机构。如果这是成功的,它将成为未来其他在线社区的典范。

这十年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有很多事情需要学习以便完成目标。我希望你的新年和新的十年有一个好的开始。为伟大的2020年代干杯。(新闻资讯审校/承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CC认证 » 扎克伯格放弃年度挑战:我要努力思考2030年世界和我会是什么样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贝斯通检测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