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疫情成共享办公领域9/11事件 WeWork面临新生存危机

疫情成共享办公领域9/11事件 WeWork面临新生存危机

新闻资讯讯 3月25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作为共享办公空间初创企业WeWork的高管,他们过去常常纠结于可以在每个共享空间里容纳多少人。他们认为,当同事们在走廊里擦肩而过时,更拥挤的办公室会让整个空间感觉更活跃,并能激发合作精神。这项技术还有其他额外的好处,那就是最大限度地增加了每个共享办公室的收入。

然而,仅仅几周的时间,这一战略就在全球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打击下受到重创,让客户对共享办公空间望而却步。如今,虽然绝大多数WeWork共享办公室仍然开放,但来的人却比以前少得多。只有在当地政府明确下令或在确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后,这些办公室才会关闭。即便如此,WeWork办公室通常也会关闭进行通宵清洁,并在第二天重新开放。

对于在去年上市失败后已经被极度削弱的WeWork来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会带来致命的打击。该公司拒绝向被困在家工作的客户退款,也拒绝在不支付罚款的情况下解除租约,不过至少在几次情况下,它提出放弃计划中的租金上涨尝试。与此同时,WeWork正试图与房东重新谈判条款,以减轻财政负担。WeWork母公司We Co.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共享办公空间公司正在努力适应当前形势,而他们的许多客户(特别是小企业)考虑取消合同或被迫违约。根据WeWork首次公开募股(IPO)的招股说明书,截至去年6月,超过四分之一的WeWork客户按月租赁办公空间。

Knotel是WeWork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以租用办公空间为主业。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阿莫尔·萨瓦(Amol Sarva)表示,该公司正在为迎接在家工作的新趋势做准备,这场趋势可能会持续一年之久。

和WeWork一样,Knotel也在保持办公室开放,并要求租户现在继续付费,同时这家初创公司也在努力应对疫情对办公空间使用的长期影响。萨瓦说:“我非常肯定,在此次疫情之后,工作场所将再也不会是原来的样子。我一直在倾听和与人们交谈,这是共享办公领域的9/11事件。它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始终萦绕在人们的脑海中。”

甚至在新型冠状病毒出现之前,WeWork就已经从去年秋天为维持运营而进行的大规模裁员中摇摇欲坠。该公司在11月表示,将解雇约2400名员工。据一位在讨论人事问题时要求不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该项目在管理层中的代号是赫胥黎(Huxley),指的是《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一书的作者。

三名知情人士说,裁员仍在继续进行,上个月数十名工人悄悄失去了工作。美国当地时间周二,WeWork向纽约州提交了裁员申请,这会影响另外45名员工。

现金仍然是个令人担忧的问题。WeWork上周表示,它已经背负了数十亿美元的债务。截至去年9月,该公司每月亏损超过4亿美元。WeWork最大的支持者软银集团现在威胁要取消从其他股东手中购买股票的交易。尽管软银坚称其致力于拯救WeWork,但此举将阻止该公司获得急需的11亿美元信贷额度。软银完成交易的最后期限是一周后。

最后,还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面临经济困难或长期在家工作的租户可以选择不续签短期租赁,这将使WeWork背负数十亿美元的长期租赁债务。

WeWork的员工正在质疑公司对健康危机的处理方式。该公司在一封发给租户的电子邮件中称,当WeWork上周得知纽约市一名租户被诊断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时,列克星敦大道(Lexington Avenue)的办公室周四晚上关闭进行清洁,周五重新开放。还有媒体报导了麦迪逊大道办公室也采取了类似做法,关闭后第二天重新开业,然后在另一名顾客报告感染后再次关闭。

高管们不顾员工的反对,坚持WeWork办公室必须继续营业,因为有些客户提供基本服务,如医疗保健、保险或清洁用品。执行主席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和首席执行官桑迪普·马特拉尼(SanDeep Mathrani)在给员工的联合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有义务让我们的大楼保持开放。”该公司还在《纽约时报》上刊登整版广告,强调了这一信息,即感谢那些提供解决疫情相关问题服务以及帮助更广泛社区的客户。

每家共享办公空间公司对疫情的反应都不同。The Wing是一家专注于女性的共享办公空间提供商,直到最近还将WeWork视为主要支持者。该公司关闭了所有11家办公室,其首席执行官奥黛丽·吉尔曼(Audrey Gelman)说,她联系了政府官员,将这些空间“用于救援工作”。另一家名为CANCENT的初创公司关闭了一半以上的办公室。像WeWork和Knotel这样的勤奋公司,正在用有限的人员保持办公室可用。

随着世界各地的立法者通过各种措施来保护脆弱的租户,共享办公空间公司可能无法在一些地方收取租金。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亚洲部分地区,WeWork为客户提供了短期免收租金优惠。反过来,WeWork也在寻求摆脱租金负担。据悉,该公司与伦敦至少一家大房东接洽,希望获得短期租金优惠。

亚当·穆奇勒(Adam Mutschler)是一名高管教练,他在华盛顿特区为自己租了WeWork办公室,他说,公司在危机期间继续营业并向他收费,而官员们却要求他呆在家里,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穆奇勒表示:“他们传递的信息是关于社区的,但这不是一个社区行动。如果你在乎,你就会关门。”

穆奇勒还表示,他去年秋天签了一份为期两年的租约,以便节省10%的办公空间。但一旦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结束,他希望找到一种方式,尽早结束合同。(新闻资讯审校/金鹿)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CC认证 » 疫情成共享办公领域9/11事件 WeWork面临新生存危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贝斯通检测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