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潜望丨对话包凡:华兴的下一“战”

划重点

  1. 所谓的投资风格实际上是一个算法游戏,可以反复修正,不断提高精准度。
  2. 最坏情况是,盲目的跟着别人去下注,但是实际上你并没有搞明白你投的到底是什么?当然你也有可能会投中,但这只是运气。
  3. 牛市时大家业绩都不错,但是到了熊市,谁能把风险降到最低,把握住一些隐藏机会,等到牛市来了的时候,谁就能抢道更多市场份额。

潜望丨对话包凡:华兴的下一“战”

新闻资讯《潜望》 邬川 李思谊

回溯中国互联网的每一笔大型交易,不一定每次都有高瓴与红杉,但身为投行的华兴几乎没有缺席过。

广泛的项目储备与敏锐的情报嗅觉、聚焦高价值客户、依靠大型交易驱动等竞争策略,使得华兴贡献了远超同侪的业绩表现。

如果要寻找可供类比的标的,美国精品投行—Lazard似乎与华兴有着相似的转型路径。

不过,在资产管理的细分赛道上,Lazard专注于固定收益市场,以主动管理的权益产品为主——固定收益只需要赚到贝塔的钱。而包凡为华兴选了一条更为艰难的路—PE(私募股权)投资。

和证券行业正在讲述的故事一样,PE实际也愈加集中。仅仅依靠宏观经济的增长,或者说贝塔收益的PE,将会被越来越聪明的投资者抛弃。

2016年,在华兴基金总规模仅有8亿美元时,包凡大胆押注3.5亿美元,领投链家(贝壳前身)B轮,如今贝壳已是500亿美元市值的庞然大物。

他在向持有人证明:华兴能够创造阿尔法收益。

投资者也给予了热烈反馈——9月10日,华兴资本旗下华兴新经济基金宣布于年初完成三期美元基金募资,募资额超6亿美元。截至目前,华兴资本AUM(资产管理规模)已近55亿美元。

如何提高并保持长期胜率?这是包凡从Banker转型投资人之后,必须要接受的新命题。

以下为新闻资讯《潜望》与包凡对话内容整理:

把握产业的投资逻辑

产业互联网毫无疑问是近两年的黄金赛道,赛道足够宽阔,并且天花板足够高,它有着与消费互联网迥异的投资逻辑。

就行业配置而言,包凡将华兴的投资领域只归为三种:消费分级、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

谈到产业上的投资逻辑,作为投资人,他打了个比方:“1元钱进去现在变成1.5元,未来是不是能够变成3元钱,甚至 10元钱。”

在包凡看来,一个基本的判断标准是是否能提高效率,从而解决拧巴的生产关系。

《潜望》:怎么捕捉产业互联网的投资机会?

包凡:所谓产业互联网,关键在于互联网的引入是否提升了产业的效率。消费互联网时代关注的是消费者,产业互联网时代关注的是技术创新所带来的行业升级——本质上还是要看一些技术,尤其是未来颠覆性的技术在哪里,哪些行业需要这些技术?要围绕窗口期提前去做布局。

本质上大家都在解决生产关系的问题——许多效率低下的现象主要由“拧巴”的生产关系造成——围绕价值中枢,生产关系必须要做出调整,一些本身不应该出现或存在的环节,应该彻底退出。

《潜望》:怎么判断效率是否得到提升?

包凡:看回报。1块钱的投入能不能换回来10块钱的回报?效率提升只是一个工具。

如果效率提升没有增加回报,那也就意味着你切的始终是同一块蛋糕,只是改变了切蛋糕的方式而已,你并没有让这块蛋糕变得更大。

这是竞合游戏。说到底,你的蛋糕变大了,是因为你切分了别人的蛋糕。这种以新模式切分别人蛋糕的做法,并没有促成整个行业效率的提升,无论是终端消费者,还是行业从业者,都没有收获到更多的价值。

投行如何驱动投资业务

《潜望》:具体来说,华兴怎么实现一级投资与投行的联动效应?

包凡:联动效应主要体现在业务层面,决策层面大家保持绝对独立。

华兴拥有横跨一二级市场的业务板块,可以将我们看作是一个信息枢纽,在市场风向、赛道判断、优秀的创业公司及人才资源等层面,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所以在捕捉优质项目上的嗅觉会比别人更强一些。

我们不是纯财务型投资人,我们更像是企业的外部合伙人,能够为被投公司带来切实有效的助力,并且我们有足够多的金融工具可以承接被投公司的成长需求,真正做到长期陪伴。

谈基金的投资策略

《潜望》:每一期基金的投资策略和风格是否有较大变化?

包凡:华兴早期盘子不大,主要以跟投为主,投资组合相对分散一些。人民币二期之后,我们变得更加专注,基本以领投为主,尤其现在,华兴整体资产管理规模已经接近400亿人民币,我们的投资标的已经非常明确:新兴赛道上的优秀团队、未来有很大空间的超级独角兽、能带来稳定回报的项目。这是我们希望能捕获到的三类公司。

华兴的风格还是比较坚持自我判断,不盲从。比如看一个项目,即使我们的判断和市场给出来的反馈完全相反,但只要我的研究做的足够扎实、我对它未来3-5年发展有足够强的确定性,我就敢投。华兴投资的每一个项目都是千挑万选的,而不是去盲目地抢占市场份额,什么标的都要掺和一脚,我们需要为LP负责。

谈“抄作业”式的陷阱

目前,“抄作业”仍为二级市场流行的策略之一,本质上是跟着大机构的组合去复制持仓。

对于包凡而言,投资中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抄作业”。

《潜望》:过往投资中的遗憾是什么?

包凡:遗憾多多少少都会有,但这不是问题。

我觉得最坏情况是,盲目的跟着别人去下注,但是实际上你并没有搞明白你投的到底是什么?当然你也有可能会投中,但这只是运气。

大家说投资是最容易以成败论英雄的,但是从单笔投资来看,里面随机的程度太大——

赌对了是因为投资实力还是因为运气?这都不好说——长期保持高胜率,才叫英雄。

谈长期胜率的核心:一致性

《潜望》:怎么提高投资中的长期胜率?

包凡:保持convention(一致性)。如果你的投资逻辑或者射程一直处在摇摆或者失控状态,那么单个项目的最终结果(投资成败)所带来的参考价值会大打折扣。

大家都希望能在不确定极强的大环境中,投中其中1%的确定性。我们看一家公司值不值得投,首先要对它未来三到五年的发展趋势有一个基础判断,这其中也包括对它所处行业的判断。天花板在哪儿?下行的风险是不是看清楚了?每个风险背后对公司最终的影响是什么?等等,这里有非常多的考量维度。这些“账”必须要算得清楚,你才能下注。

谈投资风格:既要有一致性 又要与时俱进

《潜望》:二级市场的基金经理们都会形成自己的投资风格,怎么看待投资风格?

包凡:所谓的投资风格实际上是一个算法游戏,可以反复修正,不断提高精准度。

但这非常难。基础是你要有convention,这个是内核。在这之上,投资人也要保持与时俱进,因为算法具有一定的时效性,可能在眼下这个阶段,你的投资策略是适用的,但是下一个阶段,它就失效了。

比如有些投资人是看2C的,但是如果跳到2B领域里,那么他就需要重构一套新的算法。这并不简单。

《潜望》:所以十次投资中十次都是按照自己的算法来做?

包凡:我尽量做到这样。但是也不能完全能够做到,人的思考都有自己的盲点在里面。这也是为什么机构要有一个投委会来互相监督,互相修正。

谈业绩周期性:熊市控制风险 牛市发力

《潜望》:最后说说投行。投行业务实际上有很大的周期性,怎么对抗周期效应?

包凡: 投行本身周期性就非常强,牛市时大家业绩都不错,我看今年上半年券商业绩都是翻番,我们也是more than double。

但是到了熊市,谁能把风险降到最低,把握住一些隐藏机会,等到牛市来了的时候,谁就能抢道更多市场份额。大致上周期性的行业都是差不多的路径。

当然也可以选择主动拓宽业务边界——这是抵抗周期效应的另一种筹码。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贝斯通检测认证机构中心 » 潜望丨对话包凡:华兴的下一“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贝斯通检测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