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一线 | 腾讯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科技向善是实践、创新、产品与解决方案

[摘要]腾讯研究院发布的《白皮书》认为,科技向善有两重含义,一是实现技术为善,二是避免技术作恶。前者指向“善品创新”,后者指向“产品底线”。

一线 | 腾讯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科技向善是实践、创新、产品与解决方案

新闻资讯《一线》 唐媛

1月11日,由腾讯研究院主办的第三届 ” 科技向善 ” 年度论坛上,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腾讯学院院长马永武联合发布了《千里之行?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以下简称《白皮书》)。

《白皮书》研究和记录了过去一年科技、互联网与社会各界交叉所产生的新现象、新命题,是腾讯研究院对科技向善的实践路径的描绘:在全行业范围内发起倡议、搭建共识,从优秀的产品案例中总结方法论,深耕研究纳入多元视角。

《白皮书》全篇收录15位知名学者及企业家围绕科技向善的访谈、11个海内外与科技向善相关的产品案例和6个亟待探索的学术蓝海方向。

《白皮书》指出,科技向善从理念落地,产品是重要的载体。科技向善并非喊口号般的易事,其首先需要发起者投入必要的智慧与汗水,重新思考现有商业模式下的固有范式。

科技向善正在从愿景变成实践

2019年11月,腾讯将「科技向善」升级成为公司新的使命与愿景的一部分。但科技向善不仅是腾讯的新使命愿景,也在过去的一年中成为整个行业的焦点。

在过去,科技向善是愿景,是思想,是理念。在未来,科技向善是实践,是创新、是产品,是解决方案。

《白皮书》显示,在过去的一年中,微软、苹果、IBM、阿里巴巴等大型企业都围绕科技向善及相关话题有所表示和行动。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科技向善的下一步行动将包含两个部分。其一,利用科技的力量,来促进社会整体福祉的提升;其二,则是面对那些潜在的风险,及时寻求共识与解决方案。

从商业角度,科技向善所追求的用户长期价值和社会福祉最大化,有可能成为商业竞争中的新竞争力。

如收录于《白皮书》中的案例之一的“洗稿投诉合议机制”,利用一系列技术和非技术手段对抗微信公众号作者“洗稿”、保护原创的行为。长远来看,反洗稿不仅是出于原创作者需要的“义举”,也是维护微信内容生态的重要行为,对于微信自身的长期发展有所裨益。

从学术角度,在科技向善的理念之下,困扰行业的基础问题有望成为研究新蓝海,不仅可以对企业的发展起到指导作用,也有望实现新的学术突破,产生更多的创新。

如在AI寻人领域,包括腾讯在内的许多科技企业已将人脸识别等AI技术投入实践,实现跨年龄段的“人脸识别”,取得了远超以往的寻人成果。这一应用对AI自身的能力提出了挑战,客观上促成了世界领先的寻人AI的诞生。

从治理的角度,科技向善将有助于更多元社会角色的互动与自我完善,通过审慎包容式监管在实现社会整体进步的同时,平衡多重目标。《白皮书》记载,在完善AI训练、纠正算法偏见时,名为“算法正义联盟”的NGO便发挥了领头作用。科技向善由企业发起,但在政府、NGO、行业联盟等组织不断的参与、互动中,将变得更加完善。

从个人的角度,科技向善关最终关乎我们的个人福祉,每个人的积极反馈、建议分享、 理性表达,都将成为我们达成美好数字社会的重要推动力。

科技向善的产品实践与成果

科技向善并非喊口号般的易事,其首先需要发起者投入必要的智慧与汗水,重新思考现有商业模式下的固有范式。《白皮书》指出,科技向善从理念落地,产品是重要的载体。

早在1990年,美国设计师罗纳德?麦斯就提出了 “通用设计原则”,指出产品应追求“全民设计”,对产品的公平、弹性、简易、容错、无公害等提出了要求。如今的科技向善,在全民设计的基础上,同样围绕产品提出了更多理念与构想。

2019年初,腾讯研究院首先对腾讯内部的三款产品进行深度研究,挖掘产品向善的路径和方法论,探索现有路径在更多产品上的扩展可能性。

与此同时,也尝试将更大范围的产品纳入研究视野。在白皮书研究的案例中,既有腾讯自身的努力探索,也有友商如阿里巴巴、美团等的成功实践;还有苹果这样领先的科技公司,也包括“以商业推动公益”的 B 型企业,以及一些 NGO 机构。

《白皮书》中“案例集:产品行动”一章,列举了腾讯棋牌游戏的健康约定系统、微信的反洗稿机制、新闻资讯与微信的辟谣工具、阿里的蚂蚁森林、苹果手机的屏幕时间管理功能等一系列产品案例,旨在寻找符合更多元评价维度的产品。

这些实践中有的规模较大、商业上十分成功的产品,在没有影响商业价值的同时,实现了对社会价值的追求。也有的则尚处于探索阶段,但带来了有价值的启示与方法论。

《白皮书》对这些案例总结发现,产品层面的科技向善已不仅是一种善意的选择,更是一种创新性产品能力:好案例往往能够创造性地解决社会痛点并推动自身产品发展。

它兼顾用户体验与产品收益,平衡社会影响与商业价值,用长期付出获取口碑、忠诚度与竞争力。这种升维的产品能力值得更多借鉴与复刻,直面产品可能存在的问题,也唤醒科技产品的更多可能性,让“善意”成为科技公司的一种新竞争力。

《白皮书》同时也指出,科技向善也不限于科技公司的一方之举:需要广大用户对产品的互动参与,在互动中与科技公司逐渐达成最优解,走向互促和共创;此外,一部分复杂社会问题, 亦需政府机构、NGO 等多元社会主体联动,整合资源、共同搭建解决问题的闭环。

科技如何向善?实践与研究并行而立

在“大公司、小公司和多元社会主体如何科技向善?”这一问题中,《白皮书》认为,科技向善有两重含义,一是实现技术为善,二是避免技术作恶。前者指向“善品创新”,后者指向“产品底线”。

对大公司来讲,“产品底线”是首要关注的命题,即既有业务如何维持高底线,主动面对、解决产品引发的社会问题和冲击,乃至将解决方案转化为全新的业务机会。“底线”既是现有法律法规,也是道德风气、社会良俗、行业公约,更是产品设计中的智慧与美感。有能力的企业,应该使产品“合乎规矩”,在理性的基础上实现业务需求。

对成长型公司、创业公司来讲,“善品创新”是更大的机会,若能找到合适的定位,在创立之初就能实现向善和商业发展的兼容,就能走出独有的行动路径。对政府来讲,立法和执法是核心的行动路径。

对行业协会来讲,它与行业与政策两端皆有衔接,所制定的行动方案往往富有实操价值;对第三方独立机构来讲,它通过中立的研究与大众舆论成为推动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主要力量。不同类型的主体,都有其鲜明的优势与劣势,践行科技向善,需要依托各自的核心优势,探索有特色的科技向善实现路径。

关于“如何让科技产品更健康?”问题,《白皮书》指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用户在日新月异的科技产品与服务中生发了新的诉求,“健康地享受科技生活”在其中尤为醒目。“健康”并不仅指身体健康,也不仅指个人健康,其指向健康的家庭、健康的网络、健康的社会关系,是理想互联网秩序的体现。

打破常规,研发“健康科技品”,从大的方面来讲,要引入“帮助用户维持健康”这一视角的考量;从小的方面来讲,要反向思考如何降低产品沉浸式影响;这都使得企业必须面对如何平衡短期的商业利益和长期的社会/商业价值。

《白皮书》还提出了“新媒体时代的内容产业如何构建品质逻辑?”这一命题,并指出,内容产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一些负面效应也开始出现。

近年来在内容生产领域涌现的一系列刷量、洗稿、谣言等负面现象,是内容生态中过度追逐流量的集中体现。但究其根源,还是新媒体环境下内容行业整体失范所致。

纠偏行业失范、升级内容生态,还需要包括政府、行业、受众在内的多元社会主体共同参与、协同努力。

《白皮书》最后呼吁,“科技向善”这场大型社会实验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对于踏入数字社会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无法置身事外。我们期待每一个人,都以“科技向善”作为价值判断与行动准则,共建美好数字社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CCC认证 » 一线 | 腾讯发布科技向善白皮书:科技向善是实践、创新、产品与解决方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贝斯通检测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