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一线丨对话明势资本黄明明:理想汽车赢在疯狂为用户创造价值

一线丨对话明势资本黄明明:理想汽车赢在疯狂为用户创造价值

新闻资讯《一线》 王潘

北京时间7月30日晚,中国新造车公司理想汽车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继蔚来之后的中国第二家新造车上市公司。以发行价11.5美元计算,理想汽车市值近100亿美元。

“李想是一个真正能够think different的人。”理想汽车第一个投资人黄明明这样评价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同样的话也出自理想汽车另一个投资人王兴之口。

黄明明与李想渊源颇深,可以说二人相互成就。黄明明是李想2006年创建汽车之家时的早期投资人,还将自己在北京四中的同学秦致介绍给李想作为互补的创业搭档。李想从汽车之家离职创办车和家(理想汽车前身),黄明明又成了第一个投资人,并且连续7轮追投。用李想的话说,这家公司早期黄明明一度承担了“半个CFO”的角色。黄明明在2014年创立专业的早期科技投资机构明势资本时,李想是其早期的最大个人LP。

选择投资李想,很多人说这是因为黄明明跟他有十多年的交情。不过,黄明明告诉新闻资讯《一线》,明势资本寻找的是具有远大格局,同时能够think different并且有勇气be different的超级产品经理型的企业家,找到之后就会长期陪跑,这就是明势资本所有投资的大逻辑,理想汽车、小牛电动、神策数据和云鲸机器人无一不是如此。明势资本相信技术驱动一定会帮助中国各行各业在线化和数字化升级,这是未来中国十年最大的机会。

理想汽车融资之路

2015年的一天,李想给黄明明发微信,想约他聊聊,最后两人在望京一家咖啡馆见了面。黄明明隐约觉得,李想应该是终于决定要自己去造车了。在此之前,媒体广泛报道李想和李斌一起参与创办了蔚来汽车,不过李想自己却说他只是投资人。与李想熟悉的黄明明知道,他应该会自己去打造一家体现他对出行行业深刻洞见的智能电动汽车公司。

不过,聊了三小时,李想只字未提造车的事,全程都在复盘汽车之家的创业经历。一般当一个创业者提到复盘这个词,人们就会想到他会反思哪些地方做得不好,有哪些缺陷和不足,但李想这次却主要讲了汽车之家做对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能赢。

直到两人要结束聊天的最后一刻,李想才向黄明明坦白,打算辞掉自己在汽车之家的所有职位,然后出来自己干。黄明明当即表示,不管你做什么,我们肯定第一个投资支持,而且是最主要的投资人。

为了体现自己造车的决心,李想自己决定拿出5000万美元投入到公司的第一次融资中,而黄明明拉上李想在汽车之家的合伙人樊峥、秦致等人一起投资了1000多万美元。当时黄明明考虑到李想在后续融资上可能需要专业人士的助力,还把自己多年的老友、最会帮中国创业者找钱的华兴资本CEO包凡介绍进来成了投资人。

李想曾经提到,在理想汽车成立的初期,黄明明承担了“半个CFO”的角色,从介绍投资人到公司架构的设立。但黄明明告诉新闻资讯《一线》,在他看来,和创业者一起面对和解决问题是一个早期投资人的份内事,不仅是理想汽车,明势投资的小牛电动当初从找CEO、搭建团队、融资,到IPO时帮忙找CFO等,明势资本都是全程参与,长期陪跑。

在各种场合,黄明明都会向其他创业者和投资人不遗余力安利理想汽车。首钢基金总裁赵天旸两次听黄明明提到理想汽车后,打算让黄明明约李想见一见。巧的是,之后不久赵天旸从其他渠道也听说了理想汽车,更加深了他对理想汽车的浓厚兴趣。两人见面深入交流以后,首钢基金也正式成为理想汽车的投资方。黄明明还向元璟资本董事长吴泳铭安利了理想汽车。元璟资本的团队从杭州专程来到北京与李想见了面,并最终决定对理想汽车进行投资。

不过,一次见面就融资成功终归只是小概率事件。用黄明明的话说,被投资人拒绝、被他想挖的人拒绝,这些对于李想来说,都早已经习惯了。

如果李想一上来就对投资人讲,理想汽车是中国的特斯拉,会很对美元基金的偏好,加大投资意向。但理想汽车并没有选择和特斯拉一样的纯电动路线,而是始终坚持增程式路线,这在全球范围内鲜有成功的案例。投资人问特斯拉用纯电你为什么用增程?李想解释完,也没有说服大多数犹豫的投资人。

即便在理想汽车内部讨论中,最初也有人对增程式这一路线持保留态度,但是李想说服团队要始终坚持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最终拍板了这个路线。

即便在融资遇到困难时,李想依然坚定自己的想法不动摇。这期间,有老股东建议李想,既然做纯电动对于理想汽车而言并没有技术上的难度,为什么不做两个版本呢?一个版本做增程式,另一个版本做纯电动,两个版本给用户自己选择,这样投资人听了也更容易投。但是李想听完后直接回绝,他说理想汽车要做的是一款真正满足中国用户需求的车,而不是编一个投资人爱听的故事。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理想汽车的融资之路一直都走得不是很顺。不过,黄明明渐渐发现,理想汽车更容易打动很多创业背景出身的企业家投资人。

“无论是老赵(赵天旸)、吴妈(吴泳铭),还是后来的王兴、张一鸣,都是做企业出身,而且都是很注重产品的人。当他们跟李想聊完,就很快能理解他的产品更适合中国用户,再加上同为超级企业家对另一个超级企业家的欣赏和认同,最后就能做出投资决定。反倒是中间有一些做了很详细的尽职调查和各种财务模型的投资机构,最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投成。”黄明明说。

理想汽车赢在疯狂地为用户创造价值

虽然几次融资都不容易,但是李想也习惯了被拒绝,觉得这都是很正常的事,对此他并没有太大的压力。黄明明说,李想真正压力大的时候,是去年新车交付前那一段时间。

李想不止一次在内部说过,理想汽车只有一次出牌的机会,因此对于首款量产车理想ONE,他倾注了所有心血。

临近交付的节点,李想还在不停对这款车进行优化。去年10月,黄明明去理想汽车研发中心,李想就亲自当司机带着黄明明试驾体验即将交付的理想ONE,并详细介绍车载系统的人机交互。

虽然整体驾驶体验已经很酷了,但是李想还在给负责硬件的老马提建议说能不能把中排座椅调成电动可控的。两人试驾完去吃饭,李想又给负责车机系统的同事打电话,说用户无法从一首歌曲跳转到这位歌手的全部歌单,能否把这个功能补齐。理想汽车的研发团队快被李想逼疯了,说明哥你能不能劝劝想哥别再改需求了,已经要封版了,现在还在不断优化再优化,这些都可以将来再OTA升级。

黄明明回忆说,从这些细节能感觉到李想当时压力非常大,因为他只有这一次面向用户的机会,一定要把他认为尽可能好的一辆车给到用户。李想做了那么多年的产品,自然知道接近封版之前不断提出新需求会给团队带来多大压力,但他为了让用户获得更极致的产品体验,还是选择这么做了。

李想是一个超级产品经理型的创业者,他一贯认为,只要疯狂地给用户提供好产品,就会有人因为认可他的产品而成为用户,也会有人因为认可他的产品并进行投资,理想汽车就一定没问题,但是一旦用户拿到产品发现体验不好,什么都是扯淡。

实际上,在理想汽车内部,原本打算在2019年底先向首批用户交付2019年版本,之后待2020年4月的北京车展上发布理想ONE 2020款车型后,再为老客户进行免费的硬件升级。李想觉得这样对2019年的用户来讲很难接受,于是决定将整个交付周期延后一个月,直接向首批客户全部交付理想ONE 2020款车型,并且承担全部新增配置带来的成本提升,车辆价格维持不变。

在李想心中,用户的地位至高无上,在这一点上,他不做任何妥协。一般的汽车企业发布产品,都是投资大佬坐第一排,媒体坐第二排,用户坐第三排,但是理想汽车此前在北京某场馆举办的发布会,第一排是用户,第二排是媒体,最后一排才是投资人。

李想和黄明明都觉得,既然选择去做智能电动汽车这样一个高度复杂的产品,注定每一个环节都很艰难很痛苦,工厂搭建、产能爬坡以及打造极致的产品体验让用户满意才是决定一个新造车团队生死的关键点。

“很多人都认为,现在理想汽车上市了,终于熬到头了。但是说实话,李想和我都觉得,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前面遇到的那些困难与接下来要面临的挑战相比,其实都是小儿科。后面理想汽车要打的竞争对手是谁?是特斯拉这样的世界级选手,甚至连华为这样有资金有实力的公司也有可能杀进来。应对这些挑战,李想和理想汽车已经做好了准备。”

黄明明说,特斯拉上市后,市值从15亿美金涨到如今的近3000亿美金,增长了200倍,未来还有可能成为万亿美金市值的公司。理想汽车也有巨大的成长空间,在IPO之后,明势资本将长期持有理想汽车的股票,同时希望能够继续助力这家公司长远的发展。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贝斯通检测认证机构中心 » 一线丨对话明势资本黄明明:理想汽车赢在疯狂为用户创造价值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贝斯通检测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